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一点文学 > 历史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五十四章 吐蕃的危机

天唐锦绣 第二百五十四章 吐蕃的危机

作者:公子許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19-10-12 13:46:20 来源:笔趣岛

听闻禄东赞之言,松赞干布浓眉如刀锋一般挑起,语气凝重,叱责道:“荒谬!吾吐蕃坐拥高原天险,勇士如云悍不畏死,纵然大唐强盛,但唐军踏足高原必将被漫天神明所诅咒,寸步难行不堪一击!大论岂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他认为禄东赞根本就是“绥靖”之言,或许是频繁出使长安,使得这位誉满吐蕃深受自己器重的智者被大唐的繁华迷了眼、蚀了心,早已将吐蕃的骄傲和对神明的敬仰抛到了吉曲河中。

他承认大唐的强盛,更羡慕唐人的文明,但却从来都不认为大唐不可战胜!

恰恰相反,他贪婪唐人的文明,觊觎唐人的土地,只要吐蕃内部能够整合统一,他必将率领无畏的吐蕃勇士自高原顺势而下,杀入大唐之国境,为吐蕃的子孙去抢夺那些水草丰美、气候温润的土地!

唐人就如同温室当中的花朵一般,怎耐得吐蕃这股壮烈雄风的涤荡摧残?

禄东赞一脸苦涩,面对赞普的叱责不敢反驳,松赞干布的个人威望非常强横,他也的确是吐蕃的一代雄主,英明神武霸气无双,将乱糟糟的吐蕃高原各股势力统合在一起,缔造了吐蕃有史以来的最强盛世!

然而,这并不代表他便是一个睿智之人,相反,在对待大唐这件事上,简直可以称得上愚蠢!

只能委婉谏言道:“赞普明鉴,今日之大唐,早已非是往昔之大唐。赞普之看到大唐国内连年风调雨顺,年年粮食丰收,却不知其朝廷上下历年来拨放了多少钱款用于水利之修建维护,水车、堤坝、深井,遍及大唐各州府县,除非极端恶劣之气候,否则难以影响大唐的粮食产量。与此同时,大唐奉行府兵与募兵两种兵制并行之政策,既保证了兵源数量的稳定,更提升了某一些军队的作战实力,尤其是大唐赖以横行七海威慑诸国、扫荡北疆覆灭薛延陀的火器,更是犹如天神之力,凡人莫可抵御!赞普若只是觊觎大唐之文明,在得到医术、农耕、工匠等等好处之后,却将大唐之公主束之高阁不予重视,唐人岂肯善罢甘休?”

不待松赞干布面色阴郁的予以喝叱,禄东赞一揖及地,继续说道:“尤为重要的是,如今吐蕃贵族争相酿制青稞酒以牟取暴利,早已动摇了吐蕃之国本,一旦唐人进犯,赞普认为那些贵族会毫无保留的支持您吗?届时募兵不至、军中无粮,那什么去抵御如狼似虎的唐军?”

松赞干布抿着嘴唇,面沉似水,扭头看向远处巍峨的红山,山顶的红宫在阳光下挺拔雄壮,蓝天白云在其背后形成一道美轮美奂的幕景。

他自然知晓青稞酒对于吐蕃的危险,但是最近半年来一直忙于出兵攻打吐蕃西南的象雄部族,作为曾经雄霸吐蕃高原,盛极一时的象雄部族,吐蕃人这一仗打得极为艰难,若非关键时刻禄东赞从逻些调拨了大批粮食,怕是就得铩羽而归。

所以,面对青稞酒的酿造耗费了大量粮食,却又从大唐哪里赚取了海量金钱,得到了更多的稻米、麦子,松赞干布无法衡量二者之间哪一个利更大一些,哪一个弊更大一些。

想了想,他对禄东赞说道:“回城再说。”

此地尚有数十名吐蕃武士,这些武士皆是出身贵族子弟,虽然忠诚无需怀疑,但是到底与家族牵绊甚深,有些话不能当着他们面前详说。

禄东赞赶紧跟随。

一队人翻身上马,向着逻些城进发。

骏马驰骋,远处是起伏连绵的群山,巍峨的红宫在山巅矗立,身后美丽的吉曲河宛如一条缎带,从天边飘来。近处是片片田陇阡陌,绿树村舍,远远望去,雄壮的逻些城在阳光下煜煜生辉。

回到王宫,松赞干布将所有人都斥退,唯独留下禄东赞,亲手为其斟上一盏青稞酒,温言问道:“大论之前所言,吾觉得有些危言耸听,其中缘故,愿闻其详。”

禄东赞双手接酒,恭谨致谢,随后轻轻呷了一口,这才苦着脸说道:“赞普用兵象雄,连月大战,期间臣下曾多次致以书信,言及吐蕃目前之状况,却不知赞普是否见到?”

自春日之后,吐蕃境内的粮食便出现紧缺。

似逻些城这等大城尚还好一些,那些个贵族们不敢做得太过分,市面上总归有一些青稞出售,再加上有一部分自大唐贩运而至的粟米、稻米,总还过得去,但是那些个乡下地方,却早已缺粮少米,饥民遍地!

“得益”于“东大唐商号”在吐蕃的收购,青稞酒的价格不断攀升,整个吐蕃的贵族们疯了一样将所有能够收集到的粮食全部用于酿造青稞酒,去年冬天这些贵族尚且有些收敛,到了今年,所有人都疯了!

一车一车的铜钱被“东大唐商号”运到吐蕃,一车一车的青稞酒被运走,一车一车的丝绸、瓷器、玻璃运来,然后一车一车的青稞被倒入酒坊,酿成酒浆……

所有的青稞几乎都被贵族们消耗殆尽,既能够酿酒赚钱,且来自于大唐的黍米、稻米的味道显然更加美妙,逐渐受到吐蕃贵族的青睐,更有甚者,因为与大唐官员、商贾的频繁接触,使得大唐上流社会的奢靡风气流入吐蕃,被那些贵族们竞相效仿,一时间吐蕃奢靡成风。

禄东赞身为大论,在松赞干布带兵出征之时代替摄政,接连颁发了数道令约束青稞酒的酿制规模,却被那些个贵族置若罔闻,弃之不顾。

禄东赞早就预见到青稞酒会给吐蕃带来极大的危机,但是为了给所有的吐蕃百姓某一条生路,有更富裕的生活,他甘冒奇险,当然也因为他有着足够的自信,能够协助赞普掌控吐蕃。

然而现在,他终于发现,财富的力量犹如洪水猛兽,浩荡来袭之时,所有吐蕃贵族尽皆被席卷于内,简直无可抵御。

吐蕃即将遭受立国以来最大的一场危机……

禄东赞的信笺,松赞干布自然是看到了,不过当时身在军中,正在为了与象雄的战事焦头烂额,并未予以重视。

况且他对于自己掌控全局的能力超级自信,他不信在自己的威压之下,那些个养尊处优的贵族们胆敢肆无忌惮的出卖吐蕃的利益,他更不信有人胆敢挑衅他的威严,难不成当真以为他手中的弯刀不利?

然而现在禄东赞郑重的神色、悲观的言辞,令他意识到或许自己当真是大意了。

“所以,大论认为目前吐蕃之处境,应当尽量结好大唐,然后让大唐商贾在吐蕃继续收购青稞酒,将吐蕃最后一颗青稞消耗干净,然后等到大唐铁骑逆袭高原,让吐蕃勇士们饿着肚皮、宰掉战马果腹而战吗?”

松赞干布眼神散发着摄人的光芒,刚毅的面容冷硬如铁,毫不客气的予以叱责。

“赞普!臣下忠心耿耿,焉敢有如此不臣之心?吾噶尔家族世世代代效忠赞普,若有贰心,神明共弃,万劫不复!”

禄东赞面色大变,拜伏在松赞干布面前,五体投地,疾声悲呼。

如今的松赞干布手掌吐蕃大权,内外一体令出法随,早已非是当年能够坦诚相见直言诤谏的好友,一旦将其激怒,禄东赞丝毫不怀疑自己的家族会被他犹如抹布抹去灰尘一般诛灭。

许是想起了往昔噶尔家族对自己不遗余力的支持,也许是念及禄东赞这些年赤胆忠心协助自己统一吐蕃,松赞干布面容稍霁,微微颔首,道:“大论不必如此,吾只是一时气愤那些贵族不念大局、贪图私利,焉能对你有所猜忌?速速请起!”

禄东赞这才心情惴惴的站起。

松赞干布蹙着眉,依旧在纠结泥婆罗与大唐之间如何抉择,问道:“吐蕃与大唐之间必有一战,或早或晚,无可避免。这等情况之下,大论依旧赞同全力与大唐交好,继续容忍他们在吐蕃肆无忌惮的消耗本就不多的青稞,却还需再一次向大唐请求联姻吗?”

对于禄东赞的智慧,他是相信的。

青稞酒消耗掉了吐蕃的粮食,而曾经两度向大唐请求联姻被拒,使得自诩为天下豪雄、人间之杰的松赞干布面上无光,大为恼火。

难不成,还要再一次自取其辱?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